自由工作者才不是你想的那种自由呢

2020-08-01 评论 527

自由工作者才不是你想的那种自由呢

时间支配既然很自由,就不要让自己变成颓废度日的人……

不管是所谓的Freelancer或是「在家工作」,总之,我是自由了。

但是,「自由」的定义是什幺呢?

对我来说,不用拘泥于朝九晚五的出勤时间,不必被无形的锁鍊铐在职场,不管是冗长而没有结论的会议,或是写了也没有什幺实质意义的企划书,总之,那些讨主管欢心的工作,暂时不必做了。

自由,其实也是从拘束的穿着解脱,那些套装、丝袜、窄裙、高跟鞋……必须以衣着来凸显专业的事情,暂时也不用费心了。

自由,还有不必整天浸泡在所谓的职场人际关係之中,必须时时介意什幺话可以说,什幺话必须往肚子里吞,什幺八卦要努力放送,什幺上司的绯闻要当成条件交换的筹码……总之那些八点档连续剧会出现的情节,镇日綑绑一个人逐步走向自己所讨厌的那种职场角色,也可以暂时脱身了。

但是,自由工作者,可不是自由到发懒的程度啊,一旦发懒,就会饿死。譬如在办公室倘若有超过一半时间在网路聊天晃蕩,只要不被发现,那个月的薪水也可以顺利落袋,但是,成为自由工作者之后,要是有半个月都挂在脸书或聊天室,可没人愿意发薪水给你啊,这当然是自由的代价啰!

确实有不少朋友知道我辞去工作之后,不免心生羡慕,「好好喔,以后都可以睡到自然醒!」「好棒喔,想玩的时候就可以出去玩!」

但是,亲爱的朋友们,所谓自由工作者的自由,才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啦!

如果一直陶醉在自由的美好汁液里面,保证很快就会枯竭死亡,因为自由不是肢体的怠惰,也不是随心所欲,自由是必须透过勤奋的工作才能换得短暂的悠闲,这十三年以来,我所深刻体验的自由,其实不是时间与劳力支配的多寡,而是透过自律的拘谨才换得来的快乐,很难懂吧!

起居作息必须规律,该醒的时候就要起床,该睡的时候就尽量不要熬夜。时间支配既然很自由,就不要让自己变成颓废度日的人。

已经允诺的案子不只要準时交付,最好能够提前,提前交件获得的讚美与好口碑,就是未来继续合作的筹码。我自己当过杂誌编辑,最厌恶拖稿这种行为,立场交换之后,也尽量不给编辑为难,这是我的哲学,也是职业道德,有时候,还是一种竞争力。

就算短期间内没有稿约,也要给自己订下写作计画,每天写多少字,或每天花多少时间写作。自由的精神放在创作的领域即可,不要天天在屋子里面晃来晃去,一事无成。

(唉,我怎幺唠唠叨叨起来了,突然转换成「励志魔人」模式,很伤脑筋呢!)

偶尔也有好长一段时间,什幺收入都没有,难免焦虑,但是焦虑无法度日,整天坐在家里忧愁更不是办法,面临这样的空窗期,就是读书与写作的好时机。我的某些长篇小说就是在这样的闲暇期「孵出来」的成品,起码在金钱收入乾涸的时候,精神层面的成就要适时填补才行,这也是自由的一种模式,很难懂啦,我知道。

那些以前在职场起码要拖延好几个礼拜的时间才能交出来的东西,为了自由,就要想办法用一半的时间,投注两倍的力气,获得三倍的报酬,这才是自由工作者的精神。

在众人享受连假狂欢的当下,也要关在家里,用力拚出成绩来,不要去管外面的自由,先把文章写完才有自己的自由。

但我确实很贪恋平日看白天场电影,往往一票就能单独包场的自由。

我喜欢平日逛百货超市,空间突然多了好几倍,结帐不用等很久,点餐不必抽号码牌的自由。还有平日冷门时段预约看牙、剪烫头髮、中医推拿,完全不必烦恼预约爆满。不管是医生还是设计师或是助手小妹与推拿师傅,全部都闲闲的,等你开门大驾光临。

不论是国光号还是高铁,离峰特价或早鸟特惠,便宜车票就直接塞进口袋不必客气,不仅车厢空旷,整个人倒下来躺平都不成问题。

于是去哪里玩都可以避开假日人潮,去淡水可以慢慢沿着河堤散步,去迪化街吃杏仁露不用排队,去艋舺三水市场走一走也无须人挤人,去微风广场地下美食街吃拉麵,可以顺便发呆半小时,也不用担心其他客人拿着餐盘站在旁边还跟同行的伙伴说:「这里这里,这个人快吃完了!」

我好喜欢这种自由啊,即使假日窝在家里努力工作,也因为及时交稿之后可以去享受平日的种种便利而心甘情愿,就算跟亲朋好友过着不同节奏的工作放假模式,因此成为社交边缘人,也甘之如饴。

自由,就像呼吸一样,拥有的时候,不会觉得可贵,失去的时候,就算后悔,也来不及了。

即使自由工作者的自由不是你们想像的那样,但我已经像呼吸一样,习惯了这个大气层的空气品质,一旦想像某一天要重返职场,就算收入让我垂涎,职称让我得意,却要拿自由去典当,怎幺想,都是毛骨悚然。毕竟,我已经离开那个世界太久了,呼吸不到自由,会让我窒息,即使有诱人的收入跟骄傲的头衔,也不值得拿自由去交换呢!

我已经变成外星人,应该回不去职场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