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先强:荒山野岭与八哥鸟——《历历在目》八

2020-07-24 评论 136

王先强:荒山野岭与八哥鸟——《历历在目》八

我从八哥鸟的翱翔间吸取信念,增强信心,从而去应对人间的险恶。

在那风雨岁月,我饲养了一只八哥鸟,与八哥鸟作朋友!

自做地主仔以来,人、连三岁小孩子,都对我白眼,指着鼻子骂,吐痰丢石子戏弄,甚至喊打喊杀,像狗般的被驱赶,受尽歧视、凌辱,全无友伴;因之我很怕见人,偶有余暇,便孤孤独独的在山水间游荡。山并不青,水也不秀,而係蚊蝇多,山蛭多,蛇蝎虫蚁多,被叮被咬随时可丧命,不过,无论如何,与蚊蛭蛇虫为伍,总係比与人相处为好。

乡村多八哥鸟;它们会在树洞或土洞里筑巢,产蛋孵子,繁衍后代。我看準机会,在一个八哥鸟巢里,掏了一只还未长毛的幼鸟,带回家来饲养。我悉心照料它,用破布做了个巢给它睡,天天捕捉蟋蟀、蚱蜢给它吃,让它过得安稳舒服。不久,它就长大,变做成鸟了──一只很健康精壮、很漂亮的八哥鸟。

这八哥鸟有个特性,就係很亲近人;你把它养大了,它就永不会离开你,而总只係环绕着你飞,只要一吹口哨,它立即飞来骑在你的肩膀上,望着你呱呱叫。有些被人养久了,还会讲一、两句人语的。

我有了一只八哥鸟,便係放牧小水牛、下地、种田,都带着,让它在我四周自由飞,飞去飞回,绕着我团团转。我捕捉到蚱蜢之类的虫子,就吹声口哨,招它返嚟吃;它骑在我肩膀上,吞完虫子后,会用尖嘴来轻啄我的脸,像係吻我,对我感恩。那种时候,我总係忍不住的抚摸它几下,对它表示爱怜、讚赏。我与它,显得亲密无间,情同手足。有几次,它还带了只野八哥,飞到很近很近我身边来,呱呱的叫。我惊异非常:它交上朋友了,带朋友来介绍给我了?

我在极度失望、极度无助的境况下,有了一只这样的八哥鸟来陪伴,实在难能可贵。我从它嗰度寻到啲情趣,觅得啲欢乐;有时,坐在田头地角,望着它,我就想,有一天我也要飞起来,像鸟儿一样的飞,飞得很高,飞得很远。这使我心中油然而生出一种高尚情操,鄙视那人间的冷酷和无情,进而较为从容地面对那毫无人性的时空。

我因做了地主仔而丧失了读书的机会,远离了学校,远离了可敬的老师,无以得学,无人教我了。而如今,莫非这荒山野岭成了我的学校,莫非这八哥鸟做了我的老师?我在呢度修炼我的身心,陶冶我的性情,从八哥鸟的翱翔间吸取信念,增强信心,从而去应对人间的险恶?

不错,正係这样!荒山野岭从不嫌我卑贱,任我在当中纵横驰骋,八哥鸟从不觉我落魄,紧随我飞翔;只有在此地此时,我才享得自由,我才获取尊严,我才係人;我无惧蚊蛭蛇虫而眷恋荒寂山岭,我抛开凄冷世态而专爱我的八哥鸟,我创我境界,自得其乐!

可惜的係,一天早晨起来,鸟笼里空了,我的八哥鸟不见了。我不断的以口哨呼唤,不停的四下里寻找,我多幺希望听到噗的一声,我的八哥鸟就骑到了我的肩膀上,然而,没有,没有我的八哥鸟蹤影,只在门外边,揾到了几支鸟毛。

我的母亲讲,在半夜里,听到鸟笼有响动,莫非係猫爬上捉走八哥鸟了?

我站在门外,遥望苍茫荒山野岭,轻轻哀呼:我的天!

--转自《北京之春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