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醉威士忌世界 开酒吧寻宝

2020-07-20 评论 935
沉醉威士忌世界  开酒吧寻宝 饮酒私窦﹕Tony虽年纪轻轻,却跟同样爱好威士忌的酒友于中环安和里夹份开设whisky bar 「Ginger」,既做生意亦是饮酒私窦,令人艳羡不已。(冯凯键摄)沉醉威士忌世界  开酒吧寻宝 苏格兰朝圣﹕Tony说2011年真的爱上威士忌后,那几年差不多将所有收入都投放在饮酒上,甚至飞去苏格兰酒厂朝圣,认识各间酒厂的酿酒风格。(受访者提供)沉醉威士忌世界  开酒吧寻宝 烟熏烘烤﹕苏格兰艾雷岛(Islay)酒厂出品的威士忌经常被人说带有强烈的「正露丸」或「消毒药水」气味,其实源自当地酒厂会以泥煤烟熏烘烤已发芽大麦的工序,Tony说去过当地,便很容易了解实际原因。(受访者提供)沉醉威士忌世界  开酒吧寻宝 酒厂限定 ﹕只能在酒厂内直接购买及装瓶的限定版威士忌,其酒标会较特别,产量亦较少,而且酒精含量会较重,方便威迷自行回家稀释饮用。(受访者提供)沉醉威士忌世界  开酒吧寻宝 一开始在高登讨论区内写下自己饮酒经验的Tony(左二),现在已成为威士忌达人,经常以讲者身分出席各种座谈会及活动。(受访者提供)沉醉威士忌世界  开酒吧寻宝 沉醉威士忌世界  开酒吧寻宝 沉醉威士忌世界  开酒吧寻宝 沉醉威士忌世界  开酒吧寻宝 沉醉威士忌世界  开酒吧寻宝

不知何时开始,男人一定要识「饮酒」。无论是摸酒杯吹水谈天,抑或聚会时豪饮,男人之间必定以酒联繫。好酒之人的终极梦想,自然是拥有一间私窦酒吧,好与三五知己醉生梦死。有谁想到,一个「后生仔」在26岁时已能靠饮威士忌闯出名堂,更在中环开设威士忌酒吧,怎不令人妒忌?

跟不少香港人一样,今年30岁的梁振东(Tony)刚开始接触威士忌,也是在酒吧或卡拉OK裏沟绿茶饮,「那时纯粹是朋友出来劈酒,谈不上什幺享受,而且也不是只饮威士忌,红酒、鸡尾酒都会饮」。直至2010年,他逐渐沉迷在威士忌的世界内,「那时已大学毕业,跟朋友出来饮酒,会开始饮纯威士忌。饮了几次后,发现不同品牌的单一麦芽(Single Malt)威士忌口味变化实在很大,渐渐想尝试更多,不知不觉爱上了它」。

fb记录心得成威迷KOL

他不止爱饮,更会花时间写下各种威士忌的口味,以及了解不同酒厂的特点,并在高登讨论区、网誌上分享饮威士忌的经验。他2012年在facebook开设专页,借用村上春树的作品《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》为名称,吸引不少威士忌迷(下称威迷)交流,「当初只是找个地方记低自己饮过的酒及学到的知识,绝不是以专家自居;而且一个人可以尝试到的酒款有限,所以想借助网络吸引其他威迷交流,搞酒聚,出席人士自携私伙威士忌,这样才可以尝到更多酒」。谁不知却成为了威士忌界的KOL,不单有酒商邀请他出席座谈会,后来更有机会筹办试酒会,甚至在26岁便达成了一众男士的梦想──开设私窦酒吧。「起初的目标是计划写书讲威士忌心得,但在举办分享会的过程中认识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,饮酒时慨叹香港很少威士忌酒吧,就算有,职员也大部分是外国人,难免令新入门的人却步;结果在2015年夹份开了Ginger,希望以本地姜的概念,让更多不熟悉威士忌的人有聚脚地。」

Tony说开店的另一契机,是日本威士忌的冒起,因为山崎、响等威士忌在2013、14年在国际酒评会夺奖,经传媒报道后,不单掀起炒风,亦在香港引发威士忌热潮,「日本威士忌的特点是香味果味较重,亦不似苏格兰威士忌辛辣,口感圆润一点,港人较易受落。虽然热潮一两年后就退去,但多了人饮威士忌;而且因为经济较好,大家肯花钱之余亦会追求更精緻的品酒经验,就好像以往惯食放题,现在则要omakase(厨师发办),要知道自己在吃什幺,所以我们才觉得威士忌酒吧有得搞」。

酒厂限定威士忌口味独特

言谈间忽然变了生意经,Tony笑说开酒吧的主因,讲到尾还是私心,「就算有多爱饮威士忌,一般人的财力及储存空间有限,能够在家裏开10支来饮已算多;但开酒吧就可以蒐罗更多品牌,又或是一些酒厂限定的作品回来尝试,令藏酒更多元化」。他说这些限定威士忌的吸引之处在于口味独特,只能到酒厂装瓶,不似那些12、18年份的常规酒,每次产量过万支,「一个酒桶可能只可装200至400支酒,卖完就不会再有,而这些从酒桶直接装瓶的威士忌,酒精含量通常达50至60度,比较原汁原味,可让买家之后随个人口味加水稀释,所以味道不似常规酒般大众化」。

问Tony现时酒吧内有多少款威士忌,他说大约有300多支,不过他补充说已不算多,「曾去过外国一些威士忌酒吧,店内差不多有过千款威士忌,藏量十分夸张。」。他说很多人以为一间酒厂只得几款或10多款酒,事实却不然,因为很多酒厂会推出限定版,只是因为数量少,大家都不知道它的存在,「所以如果我去外国的威士忌酒吧,一定会问某酒厂有没有特别版的酒,因为这些酒未必容易买到,甚至可能已绝版」。他说去酒吧就好像一个寻宝的过程,除了有机会遇到一些独特的酒,更有可能品尝到年份超过50年的威士忌,「这些酒的市值可能已很贵,很难整支购买,但在酒吧就可以叫一杯来饮」。他便曾在东京池袋一间威士忌酒吧The Crane(已结业)内喝过一支超过50年的Bowmore「帆船标」威士忌,虽然每杯也要港币400多元,但他说这些机会真的很难得,既然很喜欢一样东西,为何不去试?结果他便在这间酒吧内大出血。

谈到蒲威士忌酒吧心得,Tony说毋须煞有介事地拿酒单看,因为认识的通常都是一些常规酒,不认识的你也不可能知道它的味道,「所以应该直接跟侍酒师说你想试的品牌、口味、价格範围,对方就会向你建议适合的酒,不怕点错酒饮」。

村上春树于《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》一书中写道:「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,当然,应该就不必这幺辛苦了。我只要默默伸出酒杯,你接下来静静送进喉咙裏,事情就完成了。非常简单,非常亲密,也非常正确。」 不过,双方要能通过威士忌交流,应该要对威士忌有一定的认识。Tony说饮威士忌就好像学习语言一样,说得多才会更容易记下酒的特性,所以他建议品尝威士忌时最好一班人一齐,有些味道自己未必说得出来,但其他人或可具体地形容,自自然然可学懂更多词彙,通过威士忌联繫不同国家的威迷。

文:周群雄编辑/陈淑安

电邮/lifestyle@mingpao.com

RELATED
    外国吧推介﹕旅游不忘蒲吧Quicknote﹕鸡尾酒试啱口味才落单